一条短信让他从球盲到死忠 每周看国安才能解乡愁(摘选自新浪)

车队首页    推荐    一条短信让他从球盲到死忠 每周看国安才能解乡愁(摘选自新浪)

 最近想去工体看球了,但是去不成,不舒服。就惦记着,要不写写国安吧。这是我的家乡球队,也是最热爱的球队。我想分享一些历史、见闻和经历,是一篇普通的国安小札记,无论你是喜欢国安或是讨厌,无论你关注足球或是不在乎,都希望这篇杂记能把国安球迷的热爱和想法分享给你。

  初  识

  我小时候不喜欢足球,就更甭提国安了。1994年4月,我三个月大时候,杨晨打入了北京国安在首届甲A联赛的首粒进球。这是职业联赛第一球,打这儿开始,我和北京国安就一起成长了。当然了,这成长的过程,其实是后知后觉的。小时候对足球没有感觉,甚至不是很喜欢。一群人围着一个球跑那么长时间,都不一定进一个,看着犯困。06年的世界杯,熬着夜和大人看了决赛,困得昏天黑地,我也只记住了齐达内那个头槌。

  我对足球以及国安一无所知。尽管生活在工体边上,尽管北京晚报的最后一页总有它的消息。直到2009年,国安夺冠,这个属于北京的第一个顶级联赛的冠军,我才终于瞥见了国安一角。

  十年前,我刚刚高一,九月份开学,那时候刚刚拥有第一部手机。我记得是什么天语的,也不知道这牌子还有没有。没有微信微博,大家拿着自己平时记作业的记事本,顺着组别,一列列写下彼此的手机号。新的班级新的同学,很兴奋,写在纸上的号码比存得多。我记得是个十月的下午,手机忽然收到几个短信。

  “国安是冠军!

  我听说过国安,只不过没怎么看过,但是随着手机的震动,陆陆续续接到了陌生的号码来信。在那个社交软件不发达的年代,京城的球迷们,甚至是中学生们,都像传染了一样,转发着国安是冠军的短信。现在想来,颇为触动。究竟怎样一支球队,会让人们急切地奔走相告他胜利的消息?15岁的我,正是对一切好奇的年纪。

  晚上打开电视,看见号称六万人的体育场哭声笑声叫声连成一片;一个老头儿被一群人托起来,明明有些撑不住却还是笑不拢嘴;硕大的4:0比分格外显眼。

  于是关注了一下这支球队,还特意查前几周晚报上的节目表,发现每个周末几乎都有北京国安的比赛。我又看了北京台“天天体育”节目,说是要冬训,所以之后没有比赛了。我想等着下个赛季,看看家门口的足球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燃  情燃  情

  看国安之后,有两件事儿让我印象深刻。

  一个是雪战川崎。2010年,国安首次提出了亚冠赛场小组出线的要求。在客场挑战川崎前锋的比赛中,阴雨连绵的天气忽然变成了漫天大雪,在如此恶劣的场地条件下,两支技术流球队展开了一场意志力的对决。最终凭借王长庆的两粒进球,国安3:1完胜对手。队长徐云龙也在欢喜之余露出了俏皮的一面,在赛后接受采访时他兴奋的说道:“第一次打雪仗,北京的观众们,你们高兴吗?”C庆儿一战功成,龙队让人不得不爱。

  还有一件事儿,就是2011年“圣杨智”扑点绝杀天津泰达。10月22日,北京国安客场对阵天津泰达,乔尔-格里菲斯第75分钟破门,杨智在比赛最后一秒扑出对方前锋比拉斯科主罚的点球,用另类的绝杀,为球队保住了1-0的胜利。凭借本场比赛拿到的3分,国安提前两轮锁定2011赛季的联赛亚军。

  之所以对这事儿印象极深是源于当时班主任田老师的一个故事。他是我高二分文理之后的第二个班主任。同时也是个资深的国安球迷,他在转过头儿的周一班会上,和我们聊起来周末的这场读秒扑点。他说一看杨智扑出来了,“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蹦起来了,嘴还没张,阳台已经传来楼上的怒吼。这上下楼就一唱一和地吹着“圣杨智”。我觉得挺可爱的。

  欢乐的事儿不少,可是国安自打夺冠以来就没有什么像样的成绩了。人员更替,新王加冕,足球世界里的故事,也同样是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没有什么经久不衰的常胜将军。

  2012年7月21日,北京遭遇61年来最强暴雨灾害,国安主场同杭州绿城的比赛继续按原计划在晚间开赛。暴雨让五年前踩在脚下夺冠的绿城带给了国安一个冰凉的净吞两球的夜晚,也顺带几乎浇灭了国安的士气。“721”给工体的人们带来了透心凉,很多当晚看完球的人回不了家,在街上,在宾馆里,在屋檐下,和国安一道淋漓尽致了一把悲情。

  不过我感到很幸运,说句装逼的话:辉煌带来虚伪的拥趸,黄昏见证虔诚的信徒。我个人觉得,这话其实也是聊以慰藉罢了,算是给弱队球迷的一种加油和肯定。要不然还看得下去么?但也是那两年,国安迎来了葡萄牙倔老头儿帕切科,他让这支09年夺冠后有些缓不过神的国安,重新找回了踢球的激情。那时候的国安实力不强,但是精神属性给全队和工体加了光环,特别适合年轻人看,挑战新霸主广州恒大,遇强则强。“亮马桥”组合称道一时,大小龙霸气十足。

  高考之后,2012年的夏天,徐克汉姆还打进了顶级联赛最远进球,可谓是排毒养颜。

  十八岁,是我的燃情岁月,也是国安燃情的岁月。那几年,我们经历了帕切科头顶资格证入场硬怼足协,经历了客战天河的大开大合,经历了毛剑卿绝杀申花救主,经历了有情有义罗贝托,经历了稀哲雨夜挑落恒大,经历了老帕站在T3航站楼桌子上振臂高呼。

  说个最小的事儿吧,疾风骤雨般到来和离去的罗贝托。2011赛季初,一个长相俊朗的巴西前锋走进了国安球迷的视线,我们曾经毫无顾忌的叫他“水货”。而当他在南昌临危受命打进关键入球的时候,多少人在内心暗暗自责;当他在对阵青岛凭一己之力为国安拼回三分的时候,多少人为他高声呐喊;当他在京津大战临危救主之后,面对球迷膜拜国安球衣的时候,多少人任由泪水划过脸庞。当他逐渐成为我们不可或缺的朋友的时候,却不得不和我们洒泪分别。

  罗贝托把球衣放在身前膜拜,五万人齐喊:不是水货。这个老实的巴西前锋刚来的时候,被大家戏称为“水货”,唯恐又是国安高层“说大话使小钱”的杰出代表。可是他却用一次次替补绝杀,上演着东方索尔斯克亚奇迹,用职业的态度回应着质疑。足球毕竟利益至上,飞鸟尽良弓藏也是浅显的道理,只不过京城的球迷们羞愧,国安的队友们不舍。

  深  入

  真正有大把时间去工体看球还是大学时候。我有机会和时间去深入工体,去看一看国安球员。有了很多合影和签名,我才发现其实想碰见他们太容易了。

  我记得我急赤白脸要个杨运签名,徐云龙开着一辆红色马六儿,开到我们面前,呵斥了一下他的“小弟”,要他赶紧上车,训练要迟到了。我也曾在北门和妈妈遛弯儿时候撞见了骑着电驴子来上班的斯塔诺,和刚来报道不怎么说话的乌塔卡。我也遇见过已经褪下球衣的邵佳一在训练场边默默看着,手里写写画画。我更和伊尔马兹飚过英语,虽然我不确定他能不能听懂;对比过朴成和拉尔夫的胳膊腿儿;初识还没有度过磨合期,有点不开心的傲骨。

  但是随着激情的帕切科离去,中庸的斯塔诺出走,国安的阵容和精气神慢慢消磨。连稳定的曼萨诺都被有些不近人情的高层解约,罗总留下一句“中国很大”扬长而去。早年在后防四老的带领下,曾是中超丢球最少的防线如今千疮百孔;以前单挑亚洲霸主广州恒大的舍我其谁,如今谁来都可以欺负。工体不败的历史和传承,沦为了谈资,国安永远争第一的口号,早已成为笑柄。2014-2015赛季后,国安甚至有时候要担心保级的事情,耻辱的纪录一遍一遍被刷新。

  主场输给江苏后,愤怒的球迷不愿离场,近万人把北门堵死了。大声叫高管出来问话,扎切罗尼下课的声音响彻三里屯。

后来“天天体育”还拍到了我的丑照。可是是真的生气和憋屈。

后来“天天体育”还拍到了我的丑照。可是是真的生气和憋屈。那几年是国安最难熬的几年了。后来“天天体育”还拍到了我的丑照。可是是真的生气和憋屈。那几年是国安最难熬的几年了。

语言学家,我们最局气的马五爷没有被高层续约,不得不身披红袍延续职业生涯语言学家,我们最局气的马五爷没有被高层续约,不得不身披红袍延续职业生涯

一哥,京城三少之一,一脚脚任意球维护着国安的尊严,也退役了。一哥,京城三少之一,一脚脚任意球维护着国安的尊严,也退役了。

当徐云龙搂着肇俊哲走进球场时候,我们知道老兵不死,只是渐凋零。当徐云龙搂着肇俊哲走进球场时候,我们知道老兵不死,只是渐凋零。

  联赛第九名,连续输球导致不理智球迷的京骂和闹事愈演愈烈,北京国安成为了笑话和公敌。

  脾  气

  在最黑暗的时候,我一直相信国安能缓过来。因为这是一支特别有脾气的球队。

  [公平,公平,还是他妈的公平]

  国安是讲究体育精神和公平竞争的一支队伍。当然了,不是说其他队就不讲究,只是这种特质在国安身上尤为明显。

 1999年12月5日 ,联赛最后一轮,北京国安1-1辽宁。拥有张玉宁、曲圣卿等一批青年才俊的辽宁挑战已无欲无求的北京国安,此战只要获胜,辽宁即可夺冠,上演中国版凯泽斯劳滕神话。赛前辽宁球员面对摄像机说出“我们就是来拿冠军的。”“我们要把庆功会开到人民大会堂。”然而高雷雷一脚惊天世界波踢碎了辽小虎的美梦,赛后李金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有你们这么踢球的嘛?”

  2004年10月2日,北京国安客场挑战沈阳金德,第78分钟,一场酝酿风波的焦点正式上演,金德球员张扬在国安球员张帅无犯规动作的情况下摔倒在禁区里,主裁周伟新判罚了点球。多个慢镜头清楚地交代了场上的情形,在球员抗议无果的情况下,国安采用了最为极端的抗争方式——罢赛。最终,国安因此受到了本场比赛0:3判负并再扣除3分的处罚。而这个周伟新,在七年后锒铛入狱,交代了当年收受金德现金贿赂的事实。

  2013年11月3日,同样是联赛最后一轮,同样无欲无求的国安凭借格隆的进球,1:0击败了青岛中能,让“死对头”长春亚泰成功保级,并将青岛中能送入了中甲。那时很多青岛球迷都哭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致我们于死地;长春是2007年夺走国安冠军的死敌,如今却帮助了他们保级。这其实就是公平竞赛的原则,不考虑对手和其他场次,只要是比赛,我们站在了场上,就尽力赢下。赛后很多国安球迷在论坛上向中能球迷球员致歉,并希望后年再战。

  2014年中超的倒数第二轮,当时国安在积分榜上紧追恒大,在天河的交手如果国安不能取胜,恒大便将提前一轮主场夺冠。天河的球迷一片红色的海洋,冠军衫已经备好。比赛一直僵持到第88分钟,刚刚上场的邵佳一一记招牌的任意球直接破门,帮助国安客场绝杀恒大,把联赛冠军的悬念保持到最后一轮。我记得那场是我和我的上铺张彦伟一起在宿舍看的,那个绝杀让我俩快把桌子拍烂了,楼道里,宿舍外,都是鬼哭狼嚎。

[铁血柔情][铁血柔情]

  赛场上的国安是不近人情的,可是场下的球迷和球员却是温暖的。

  2015年,国安客场挑战天津泰达,这场比赛也几乎成为史上“最温情”的“京津德比”——多年之后,天津主场的看台上终于出现了国安球迷的身影,国安“远征军”打出了“天津加油”的横幅,天津球迷则遥遥相对,在看台上挂出了“感谢隔壁的你 你们都想来水滴 我们更想去工体”的横幅。

  之所以发生这一幕还要从天津港“8·12”瑞海公司危险品仓库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说起,当时全国球迷都是在用各自的方式为天津加油。作为天津的近邻,国安球迷不仅第一时间通过各种方式向泰达球迷隔空喊话,并且自发来到工体点燃蜡烛哀悼逝者。此外,很多国安球迷还驱车赶到天津,捐助了物资,并到接收伤员的泰达医院看望伤员,连龙队也亲自去看望了伤员。

  再举个送别帕切科的例子吧。对于很多国安球迷来讲,送别帕切科的日子甚至比07丰台雨夜,09夺冠还要刻骨铭心。这个国安史上和国安这支球队最对脾气的主教练,霸气得甚至有些自负,感性却激情四射,带着那支纸面实力不被看好的御林军,捍卫主场,迎击外敌。那种气质,如同“我就是他妈一只蚊子,也要吸你一管子血出来!”

  可是帕切科的自负和倔强,还是让自己的执教走到了尽头。经历了最后一轮雨夜稀哲的绝杀,这位葡萄牙教头低头拭去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

  2011年11月17日,首都机场的T3航站楼变成了又一个“工体”

  许多人泣不成声,或许大家知道,国安最黑暗时候,帕切科带给球队希望,而这个刚强的老头儿,在最后道别的时候,不顾领队、翻译和安保的劝阻,奋力爬上了登机柜台,不顾危险站在上面用力挥舞着围巾。后来老头儿接受采访,他说:“我看到这么多球迷为我送行,我必须要做出回应,我是个感性的人,我不知道能做什么,只能那样了。”

觉得挺好,分享给大家,顺便收藏。全文摘选自新浪体育

 

2019年4月25日 17:20
浏览量:0
收藏